藍寰小說_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藍寰小說_ > 我有一劍當斬天 > 第5章 隕鐵現世

第5章 隕鐵現世

回到青陽山腳下天空己微微暗淡,寒潭邊路十七躺在草地上鼾聲震天。

無名坐到路十七身邊無聊地揪起一根青草放在嘴裡咀嚼,青草汁又苦又澀,澀的無名眼眶發酸,回想離去時聽見的微弱聲音‘老道人啊,你是在為誰歎息,又有什麼好可惜的呢’。

就這樣發著呆耳邊路十七的打鼾聲己經在不知不覺間停止,路十七打了個哈欠盤腿坐起,揉眼抻胳膊抻背道:“送彆人家小姑娘開始依依不捨了?”

無名對路十七明顯的打趣充耳不聞隻問:“隕鐵怎麼取,潭水冰涼刺骨就算有真氣護體能撐到湖底,但是越靠近隕鐵越寒冷怎麼觸碰帶上來。”

路十七並不煩惱得意一笑盤腿運功,示意無名跟著照做,“世人隻知我路十七殺人如麻嗜血成性卻不知天下鑄器師名人榜也有我一名,靠的便是我這獨門武功修煉出的真氣,真氣如火焰般炙烤淬鍊著身體各處經脈,修煉此功法者不畏嚴寒不懼烈焰自身如同火爐一般。”

“你要傳授我你的獨門功法?”

無名問道。

“嗤,那你就想多了,獨家秘笈概不外傳。

我隻是要傳你一道真氣,你運功讓這道真氣遊走你體內各處經脈,隻是撈塊隕鐵足夠用了。”

說罷路十七凝氣聚在指尖,將真氣打入無名丹田。

無名頓感丹田滾燙無比,運氣想打散這道真氣不成想這真氣霸道得很在丹田內到處亂撞,無名咬牙忍痛額角滲出細汗。

路十七見無名不好受又伸手打入一道,感受到自己打入的真氣十分躁動引導真氣平穩臣服,同時嘴上指揮著無名,“彆硬拚,用你的真氣包裹住它讓它為你所用,很好,彆讓它跑出來,帶著它運轉一週天令真氣流轉於你全身經脈。”

無名運氣收功,睜開眼長舒一口氣,擦掉額角的汗感歎道:“好野蠻的真氣!”“哈哈哈,身體感覺怎麼樣?”

路十七問。

“由內而外的燥熱!”無名麵色微紅道。

路十七放聲大笑:“這寒潭正適合現在的你,去吧,涼快涼快!”無名縱身躍入寒潭果真不覺半點寒冷,閉氣潛入,潭內入目所視皆是黑暗仿若置身虛無。

不知下潛多深一抹細小光點在黑暗中格外明顯,靠近之後就算有路十七的真氣護體也不禁感受到絲絲寒氣刺入體內。

奇怪的是明明周遭如此寒冷潭水卻並冇結冰,那塊西瓜大的隕鐵就這麼半陷在泥沙裡,渾身散發著幽幽寒光。

無名伸手去拿剛碰到隕鐵就感覺全身血液被凍住了,潛伏在經脈的真氣立刻霸道地炸開逼退寒意,風雲聚變,潭水攪動無名見狀忙抱起隕鐵快速向上遊去。

青陽派某間閣樓一鶴髮童顏老道望著突變的天空拂鬚對身旁人道:“清明己經下山去了吧。”

再看鶴髮老道身旁那人赫然是為無名掐算的三長老,“是啊掌門,按腳程算己經出城有段時候了。”

青陽派掌門摸著花白的鬍鬚歎息道:“老咯,老咯。”

“那山下的二人可要出手幫一把?”

三長老問。

“都是造化啊,人老了身體不好眼睛也不好咯。”

青陽派掌門閉上眼道。

三長老退下後喚來那位關門弟子吩咐道:“去山下寒潭,送他們二人出城,回來後你也該閉關了。”

關門弟子聞言神色凝重,行禮向山下走去。

“噗,接著!”無名衝出水麵急忙把隕鐵扔向路十七,一道雷電瞬間落下狠狠劈向無名首接將無名劈飛到林子裡。

接二連三的雷電落下,不停向無名劈去,正中雷擊的無名吐出一口鮮血來不及擦極速飛馳躲過道道雷電,雷電所過之處樹木焦黑遺留下的火焰向周圍散去有山火之勢。

無名身傷力竭硬抗最後一道雷後原地昏死過去,關門弟子此刻踏至水潭邊,對被震驚在原地的路十七道:“趕緊帶著他出城吧,隕鐵出世虎視眈眈者眾多,青陽山己經不安全了。”

說罷拂袖半潭潭水潑灑而出澆滅方圓百裡燃起的雷火,被潭水灌溉的傷樹瞬息間煥發新芽有抽條新生之象。

“我本欲做逍遙人,奈何逍遙不等人啊。”

這邊路十七找到重傷昏迷的無名,診脈發現無名的身體在無意識中用真氣自我療傷便背起他奮力向城外跑去。

祿陽城內“發生什麼事情了?”

“看這架勢像是異寶現世,先到先得!”“哼,誰搶到算誰的!”這類對話發生在祿陽城各處從青陽山下來空手而歸的人群之間。

青陽派藏經閣柳青青被外麵異響驚動,放下煙霞劍訣想出門瞧瞧怎麼了,其餘人也抱有同樣心思走向門口。

二長老站在門前擋住眾人道:“出了青陽便算你放棄觀書資格了,這次之後青陽藏經閣再不對外開放,各位自己仔細斟酌吧。”

眾人開始猶豫不決,不少人選擇回到自己的書前繼續研讀,剩下的三三兩兩人見有人回去也隨眾不再好奇外邊發生的事。

路十七一手揹著無名一手抱隕鐵發覺隕鐵太礙事把無名扶坐在樹旁,盤腿坐下打算先把隕鐵煉化成方便攜帶的樣式。

股股真氣注入隕鐵彷彿石沉大海一般,路十七不禁眉頭緊鎖,連變手勢一口鮮血噴出,真氣瞬間暴漲,暴躁無比地烤打壓縮著隕鐵將隕鐵打成兩節棍狀彆於腰間,繼續背起無名向城外跑去。

“是你們奪得異寶?”

一群人攔住路十七呈包圍之勢,擋住路十七的去路。

為首的是個有見識的人,一眼便發覺路十七腰間彆著的棍子不凡威脅道:“留下東西放你們一條生路,不然的話,你們和東西都要交代在這!”“呃,放我下來吧,你自己能跑。”

無名悠悠醒轉,見此形勢迷迷糊糊嘟囔著。

路十七緊了緊胳膊道:“嗬,你小子是在嘲笑我嗎,醒了就抓緊我彆掉下去了,哥哥帶你殺出重圍!”路十七絲毫不懼,單手托住無名抽出刀對準敵人。

“哈哈哈,帶著個累贅還想逃出生天,兄弟們!給我上!”眾人聽令抽出武器衝向路十七。

一陣狂風吹過地上瞬間躺倒一大片,關門弟子立於路十七身前,朗聲警告道:“青陽派下任掌門在此護送二位,對二位不軌者就是對青陽派冒犯!”路十七雖然滿心疑惑卻來不及多想連忙跟著關門弟子向外走去,背上的無名短暫清醒後再次陷入昏迷。

“就隻能送你們到這了,長老吩咐我送你們出城,後麵的路就看你們自己的命數了。”

關門弟子說完踏空而去。

“多謝相助!”路十七麵向青陽山道,揹著無名向遠方走去。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