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寰小說_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藍寰小說_ > 女友是校花,逮著神明亂殺 > 第五章 神明的由來,隱藏在不為人知處的嘲弄

第五章 神明的由來,隱藏在不為人知處的嘲弄

“再然後呢?”

言明追問道。

“再然後......”“你要不要當我男朋友啊?”

徐葉影突然的、笑嘻嘻的問道。

言明:!!!

這是什麼很高深莫測但難懂的話語嗎?

為什麼我每個字都認識,但卻覺得這句話出現在這裡卻很突然?

很莫名其妙?

很不合理?

言明摸不清腦門,雖然他和徐葉影的相處中,一首都摸不清腦門!

“嘻嘻!”

徐葉影彷彿一首都很有好心情。

她的嘴角,時常掛著一點點笑容。

她笑嘻嘻的,將言明的胳膊拉過,環繞在自己的肩膀上。

她露出很舒服的表情,彷彿這樣,讓她很有安全感。

“喂喂喂!”

“有點曖昧了吧!”

“男女授受不親...君子發乎於情,止乎於禮...我們纔剛認識,你這樣有點越界了...”徐葉影模仿著某人的口吻,有模有樣的說道。

而一旁的言明,則是錯愕,十分錯愕。

這是他想要脫口而出的話語,這也是他從未說出口的話語。

但不知為何,這未曾從他口中講過的話,也是他即將脫口而出的話。

卻從徐葉影嘴裡說了出來。

“這女人,有讀心術吧?”

徐葉影再次開口,仍舊是模仿著某人的口吻說道。

言明:............“不鬨了!”

“還有,我也不會讀心術~”徐葉影強調道。

言明無語了。

因為徐葉影把他想說的話都給說出來了。

“再然後呢,它又經曆過很多次的生命蛻變。”

“此刻,它的力量差不多達到了它所能達到的極限。”

“所以,孤獨的它,開始找尋同伴。”

“也可以說,培養同伴。”

“它有選擇性的,把吞下那種神奇石頭後,能獲得生命躍遷機會的訊息,透露給同族的某些人。”

“然後,它教導它們、培養它們,將它們變成和自己一樣的生命體。”

“它也理所當然的,成為了它們的領導者。”

“它的方法在那時還不太完善,但卻也足夠,培養出他所需要數量的手下。”

“過程中,小挫折是有的,不過大體上還是蠻順利的。”

“它成功的培養出了,一個高等生命層次的族群。”

“在此之後,它的野心開始膨脹。”

“而它的屬下,也在宇宙的飄蕩中,某次偶然的見到了地球。”

“見到了靠著智慧崛起的人類。”

“它們驚奇,驚訝。

在此之後,它們驟然膨脹的野心,開始走偏。”

“它們試著使用自己的力量,去左右人類的情緒、判斷、選擇。”

“它們成功了,並且在此之中,它們還獲得了極高的精神滿足。”

說到這裡,徐葉影頓了一頓,一陣皺眉之後,她才繼續說道。

“所以,我們所在的地球,就成了它們取樂的後花園。”

“它們操控某個人,或者操控某個人的親人,去做出某些過分、出格、逾矩、乃至崩壞倫理綱常的事情。”

“它們還操控某些有野心的人類,長時間的,一步步的引導著他們走向高處。”

“然後......發動精神洗腦、煽動不良言論、製造戰爭衝突、階級對立等......”“一點點的經營,一點點的引著人類社會走偏、廝殺,互相征伐。”

“人類世界好像一盤棋局,任憑它們玩弄,作樂......”“當然,還會有些更極端者,它們變換成人類的模樣,在人類世界中大肆的釋放生物本能的**......”“釋放著醜惡的邪念......”“時至今日,我們這片大地,己徹底成為它們取樂的工具,宣泄**的後花園。”

“它們自稱為神明。”

“這就是它們的來曆。”

徐葉影的聲音娓娓道來,隻是話語中的音色,漸漸低沉、沉重!

“我懂了......”聽到這裡,言明也弄明白了一些什麼。

這番話裡,他能感覺出,隻言片語間,藏著多少生離死彆,嘶聲痛哭的場景。

他能理解徐葉影話語中的沉重。

他也能理解,那些所謂的神明,在驟然得到力量後,那大肆膨脹的野心。

隻不過,對於所謂的神明,言明理解歸理解。

但若是有朝一日正麵對上的話,他依然能夠拚上一切的,去和它們掰掰手腕子!

“我能做什麼?”

“或許你們需要我做什麼?”

言明眼底中蘊藏著怒火,怒火中燃燒著顛覆的渴望。

他想要去撕碎所謂的神明,他想要歇斯底裡的和它們戰鬥一場。

“你......”“小言......”徐葉影支支吾吾,她看著言明眼底的怒火中燒。

她退卻了。

她突然不想讓言明去承擔這些了。

為什麼他言明,就不能和普通人一樣,平平凡凡的度過完這一生呢?

如果這次嘗試,是重蹈以前的覆轍呢?

徐葉影在掙紮著,這世界上很多人都自私。

她徐葉影,難道就不能為言明自私一下嗎?

“請告訴我!”

“以前我不知道,所以冇有作為。”

“如今我知道了,自然是需要做出點什麼的!”

“無論結果,無論過程!”

“人生的每一條路,都是充滿未知的,我永遠擁有踏上去的勇氣。”

“和權利!”

言明堅定的說道。

“你總是這樣...”“我喜歡你,也正是因為你這個樣子。”

“可我討厭的,也是你這個樣子。”

“為什麼,你就不能自私一點呢?”

“冇有你言明,難道就冇有彆人了?”

徐葉影趴在言明懷中,呢喃著除了自己之外,誰也聽不到的聲音。

言明看著懷中的絕色女子,他冇有繼續逼迫她。

但他的心,依然很堅定。

他能夠從她的眼睛中看出,她是真的很在乎自己。

此刻,他也明白了,懷中的美豔女子,一定是友非敵。

雖然到此刻他還未弄明白,為什麼她幾乎知道關於他的一切。

為什麼她會對他那麼熟悉。

又為什麼,她一定要選擇他。

但這些己經不重要了。

現在,重要的是,他希望懷中的女子,能夠好好的。

所以他不再戒備,他憐惜的看著她,他也喜悅的看著她。

她是那般的絕色,即使如今俯在他懷裡痛哭,都顯得那般動人。

她美麗、神秘、強大,卻又赤子心性,她會和自己玩鬨,會在意他的感受。

雖隻和她呆了短短幾天的光景,但言明卻實打實的,對她動心了。

言明看向懷中的女子,神色越發溫和。

而懷中,徐葉影的悲傷也隨著時間而流逝,她漸漸的,終於能緩過來了。

她仰起頭,認真的盯著言明的臉:“我知道的!”

“我知道,你一定會是這個選擇。”

“因為你是你,你是言明。”

“我從不會看錯人,更不會選錯人!”

徐葉影罕見的收起笑容,認真的說道。

“哦?”

“那你看錯了,其實我不是人!”

“我是神明!

是高貴的神明!”

言明模仿著方纔那位“神明”的口吻,放肆的表演著。

“嗤!”

雖然言明表演的很認真,很賣力,但是徐葉影還是冇忍住笑出聲。

“小言同學,麻煩收一收你那濃鬱的憤懣!”

“說自己是神明時,你嘴角都快噘到天上啦!”

徐葉影捂著嘴巴狂笑。

言明:“............那你識相點,告訴我該做什麼!”

自己分明是好心逗她笑的,她笑是笑了,隻不過為什麼是嘲笑自己的演技?

言明很鬱悶,他自覺還是很有表演細菌的。

“會告訴你的!”

“我知道這個結果,我知道你一定會這麼選擇。”

“所以,這一次,仍舊是我和你一起麵對。”

徐葉影拉起言明的手腕。

她目光複雜,彷彿穿過千山萬水與悠久歲月......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