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寰小說_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藍寰小說_ > 護國公主往前衝,忠犬將軍永相隨 > 第5 公主入朝3章

第5 公主入朝3章

長樂院“溫梨,林公子給我送來的禮物在何處?”

吃飽喝足的程明書躺在軟榻上,無視蘇柔嘉的焦急目光,招手詢問。

溫梨從庫房端了一個黑色盒子緩緩走來,“公主,這是林公子送來的。”

程明書坐起身子,打開盒子,一塊溫潤通透的玉佩躺在裡麵。

細細看來,那玉佩上還有一些保平安的花紋。

“公主,那花紋是林公子親自刻的。

林公子說,此玉佩己被送去寺廟開過光,願公主日日平安。”

溫梨溫聲說道,“公主,林公子對您可真好呢。”

程明書滿臉溫柔的將玉佩繫於腰間,“本宮知道。”

“前些日子,就聽聞鎮國公府日日都有工匠出入,日日都有玉料送入。

原來是為了這啊。”

蘇柔嘉戲謔的看著程明書,“公主殿下,你打算什麼時候給林公子一個名分啊。”

“過些時日吧。”

程明書眉眼溫柔的看著玉佩。

“公主!”

程一悄無聲息的突然現身,“剛地牢傳來訊息,那暗士碰壁自儘了。”

“什麼?!”

蘇柔嘉猛拍扶手,站起身來。

“屬下己去探查,確認是本人。

剛走約莫一刻鐘。”

程一彎腰恭敬答道。

蘇柔嘉眉頭幾不可見的皺了起來,“你看看,我就說,快去牢房審問吧。”

程明書鎮定自若的躺在軟榻上,“表姐勿慌。

既然你和程一都審不出來,再審也是無用。

死了就死了吧。”

程明書向程一擺了擺手,“下去處理了吧。”

“這事就這麼算了?”

蘇柔嘉重新坐在軟榻上,從衣袖中取出一個白色小瓷瓶,“我給幕後指使都配好毒藥了。

保證讓他好好喝一壺,再上路。”

程明書歪在軟榻上,冇骨頭的靠著軟枕,把弄著玉佩,“表姐且放寬心。

日子還長著呢,會有用著這瓶藥的時候。”

蘇柔嘉默默把藥塞回袖口,“公主,你去南地帶我嗎?”

看著蘇柔嘉期待的眼神,程明書默默低了頭,不言語。

蘇柔嘉猛的站起身來,“公主殿下,我告訴你,誰都可以不帶,但你必須要帶著我,知道嗎?

不然,明槍暗箭的來襲,誰來給你治療?”

“表姐,京城大後方需要有人來把控局麵。”

程明書起身拉著蘇柔嘉的手,“我是最放心你的,你也不願我後方失火吧。”

蘇柔嘉抽出自己的手,撇撇嘴,“少說些這些有的冇的糊弄我。

太子表哥,西表哥,哪個不是守著京城的。

定是母親找你了,對吧?”

程明書拽拽蘇柔嘉的衣袖,不發一言。

舅舅是在戰場上去世的。

表姐又是舅母的心頭肉。

戰場上刀劍無眼,表姐又不通武功。

拳拳慈母情,我如何能不成全。

蘇柔嘉麵容嚴肅,語氣堅定,“公主,我不是小孩子,我明白自己在做什麼。

在戰場上,我有保全自己的手段。

我要親自為父報仇。”

“如果父親還在,定會支援我的做法的。”

程明書歎了口氣,“你和舅母好好談談吧。”

翌日趙應淮親拿聖旨至公主府。

程明書溫和的看著趙應淮,“趙公公,可是成績出了?”

趙應淮恭敬微笑,“三公主殿下,您啊,就安心接旨吧。

奴才就先道一聲恭喜了。”

“三公主程明書接旨!”

程明書攜公主府一眾跪下,“兒臣程明書接旨!”

“奉天承運皇帝,昭曰:自開朝治世,試之明兮。

帝之長女,端莊自持,性資敏慧,文采卓然,心憂天下,於試優。

朕思古製而治今,帝之長女,當內治生民,外禦諸夷,儘心天下。

故帝之長女,特封長寧公主,享食千戶,入朝而治。

欽此。”

“兒臣領旨謝恩!

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

程明書彎腰磕頭。

接聖旨起身。

趙應淮滿臉笑容的彎腰,“恭喜長寧公主了!

陛下對您可是懷有厚望呢!”

程明書從溫梨手中接過沉甸甸的荷包,塞入趙應淮手中,“多謝趙公公。

這天熱。

入府喝個茶吧。

今日府裡剛做好桂花糕。”

“長寧公主客氣了。

皇上還在養心殿等著奴才呢。”

趙應淮握著荷包,恭敬的彎腰,“奴才就先行告退了。”

聖旨擺到香案上不過半個時辰,來道喜的人都陸續到了公主府。

看著二皇子程明禾溫和關心的兄長模樣,程明書也是一副和善溫婉的幼妹模樣。

在外臣看來,端的是一副兄友妹恭的畫麵。

“皇妹,如今踏入朝堂。

一想到我們兄妹可以共同為國家儘一儘綿薄之力,真是讓人喜不自勝呢。”

程明禾滿眼驕傲的喝著茶水。

那副神情真的能把不明是非的人給哄騙過去。

“是啊,一想到以後能和皇兄一起效力國家,就心花怒放。”

程明書虛與委蛇的答道。

下麵坐著的朝臣,一個個都含笑說道,“長寧公主可是我朝多年來,第二個通過考覈入朝的公主啊。

恭喜長寧公主。”

“長寧公主,自幼便能力出眾。

我大夏朝國運昌盛啊!”

“長寧公主,心懷天下,國之大幸啊。”

…………與朝臣東拉西扯了一天的程明書,坐在書房裡,看著一個個禮單:掐絲琺琅彩盒、萬花真瑪瑙、南海赤秘珍珠、玉清烏鬼珊瑚、萬花蜜酒……一個個天天和父皇哭窮,送這些華而不實的東西倒是有錢。

程明書翻著禮單,“溫梨,你說朝堂如今可清廉?”

溫梨慢慢磨墨,“奴婢不知。

隻是今日,各個大人出手確實闊綽,不乏世家底蘊。”

“世家底蘊隻是一部分。

罷了,水至清則無魚。”

程明書放下禮單,“隻是彆太過分了……”“公主,太子殿下派人傳了話,讓您明日早朝站在他身後即可。”

“知道了。”

程明書起身,“天色不早,也該歇息了。”

深夜程明書寢室外,打鬥聲習習。

程明書倚著軟榻,扇著團扇。

“咻——”一支飛鏢攜著紙條射向程明書。

“錚——”程明書輕揮團扇,飛鏢偏移。

數息間,打鬥聲漸停。

程一、程三跪在軟榻前請罪。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