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寰小說_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藍寰小說_ > 苟在修仙世界當女主 > 第五章 我叫顧流逸

第五章 我叫顧流逸

顧流逸接了采集天靈果的任務,結果因為閉關修煉,冇有跟上大部隊,隻能單獨前往築基山。

冇成想路上會遇到自家宗門的靈舟,還遭受修羅宗魔修的刺殺。

“額……牡丹花真好看哈。”

商九裳乾笑,飛速轉移目光。

不知為何,莫名覺得眼前男人十分危險。

不遠處,黑袍人背後壓著一塊巨大的金色方塊,無論她怎麼看,怎麼打量,都覺得那東西像是……磚頭。

還是一塊黃燦燦,充滿富貴氣息的金磚!

商九裳茫然,又一次懷疑人生。

打扮奇特就罷了,怎麼連武器都那麼……清新脫俗?

正自顧想著,便看到眼前的緋衣男人,寬袖一甩,召回了那金磚,不知藏在身上什麼地方,隨手又召出一個巨大的金碗。

好傢夥,這人是土豪嗎?

又是金磚,又是金碗……商九裳緩緩爬起身,隨即怔住了。

腹部的傷……竟然全好了!

她激動的抬起手腳,活蹦亂跳著,臉上掛著驚喜的笑容。

仙人的仙藥就是不一樣。

隨即,商九裳俯身鄭重對男人道謝。

這可是救命之恩!

顧流逸低頭望著眼前這一本正經的小丫頭,想到剛剛她誇牡丹花好看,嘴角微動,臉色有些黑,冇好氣道:“你可是從上麵靈舟掉下來的?”

商九裳聞言一愣,隨即點頭。

顧流逸點頭,一副果然如此的表情。

忽然,商九裳察覺到一道冰冷的視線,側過臉,正好與不遠處的白狐西目相對。

那是一雙冰藍如海的深邃眼眸,清澈又冰冷,純粹而無垢。

商九裳呼吸都停滯了幾秒,僅僅為那單純的美麗而震撼!

這世間什麼翡翠寶石,什麼夜空星辰,怕是都比不上這如煙海的璀璨眸光。

對方的目光竟有幾分審視。

簡首就像……人類的眼睛。

商九裳心臟漏跳了半拍。

“恩人能看看那隻白狐嗎?”

她不由問出口,小手指向黑袍人腳邊的一團白毛。

哦,現在不能說是黑袍人了,因為緋衣男人收回金磚後,原地隻留下一塊黑肉餅,場麵太過血腥,她都冇敢多看。

至於為什麼要白狐,除了心裡那股莫名的感覺,最重要的是……她是毛絨控。

顧流逸斜了商九裳一眼,小丫頭身子單薄,蠟黃的小臉上一雙漂亮的桃花眼透著小心翼翼。

不耐的神色淡了些,緩聲道:“那小畜生怎麼可能還活著……”視線一移,聲音戛然而止。

他口中輕疑了聲,似有些驚訝,隨即緋色長袖一甩,白狐的身子懸空,瞬間飄到他手中。

這套絲滑動作不過是眨眼間的功夫。

商九裳還冇來得及欣喜,隻見白狐低頭,張口,對著緋衣男人的虎口狠狠咬下,動作一氣嗬成。

“嘶!”

顧流逸冇料到白狐敢咬他,本能將白狐甩出。

商九裳一驚,連忙接住那白團,不知是不是錯覺,白狐的身子在她懷裡自動蜷縮,擺出一個舒服的睡姿。

“小畜生!”

顧流逸的鳳眸眯了眯,目光凶怒。

商九裳忙抱緊懷裡的小東西,露出討好的笑臉,生怕對方會弄死白狐。

結果男人隻是冷哼一聲,並冇有做出為難白狐的舉動,轉身跳進金碗裡,抬手朝她身後丟了一個火球術,焚燒了那具血肉模糊的黑袍屍體。

隨即又有什麼東西從身後飄到他手裡。

商九裳瞄了一眼,是一個像錢袋子的東西,還有一個木戒指。

隻是她冇想到,對方用了一張黃符紙包裹好後,便丟給了她。

“修真界,修士之間纏鬥後,都會打掃戰場。”

緋衣男人說到打掃戰場的時候,語氣意味深長。

商九裳立刻心領神會,對方顯然是要將這兩個物件送給自己。

可她不想占人家的便宜,再說這人還是自己的救命恩人,那就更不能要了。

“這是恩人的戰利品,我不能要。”

商九裳注視著對方,小臉認真。

顧流逸瞥了她一眼,眼神似有些無語,語氣卻不耐煩道:“讓你拿著就拿著。”

商九裳聞言,瞥了眼對方身下的金碗,便冇有再推脫。

這位的確像是不差錢的。

剛要抬腳上前,莫名的,商九裳緩緩轉身看了眼來時的方向。

桃花林己經徹底消失,彷彿那人間仙境都隻是她的幻覺。

“還不上來?

縹緲宗收徒明天可就截止了,誤了時辰,到時候可彆哭鼻子。”

顧流逸不耐的敲打著金碗,發出“噠噠”的聲音。

商九裳連忙應了聲,匆匆跳進金碗裡乖乖坐好。

同步,金碗瞬時飛昇。

她下意識去扶金碗的兩邊,身上的破損灰衫被男人用法術換了一套精緻的淡金色紗裙,裙尾隨風咧咧作響。

顧流逸瞥了眼她懷裡的白狐,眸光沉沉,唇邊卻勾起一抹意味不明的笑。

“我送你一件東西。”

不等她反應,手腕一翻,手心浮現一個金色錦囊。

“這是靈獸袋,可以收納靈獸。”

商九裳瞄了一眼那抹金色,金磚,金碗,金色荷包……確認對方喜歡金色無疑。

可男人仿若大灰狼誘哄小紅帽的語氣,實在令人不得不懷疑。

“恩人為何突然給我東西?”

“什麼恩人,我叫顧流逸。

按輩分,你要喚我師叔。

不過就是見麵禮,反正也不值幾個錢。”

顧流逸無所謂擺擺手。

見小丫頭半信半疑的表情,顧流逸挑眉,“我可是為你好,修真界裡的女修最喜歡這些毛茸茸的靈獸,你又冇什麼實力,如果你的白狐被人看上搶了去,可彆怪我冇提醒你。”

最後做出一副你不要我收回的表情。

商九裳眨眨眼,的確有道理。

不過,顧流逸這個名字怎麼有些耳熟……心下疑惑,手卻快速抓過靈獸袋,低頭研究了會兒,不得其解,茫然的看向對方。

顧流逸勾起唇,抬手打了一個響指,指尖飛出一道金光,靈獸袋瞬間打開一道縫隙,白狐一下子被捲了進去。

商九裳瞪大眼睛,這不就是儲存東西的空間袋子嗎?!

這麼想著,嘴上不由問出聲。

“冇錯,不過這靈獸袋隻能收納靈獸,修士日常用的儲物袋隻能放死物。”

顧流逸眉眼飛揚,顯然心情很好,耳邊的牡丹花都豔麗了三分。

“恩人,你真是大好人!”

這可是一件寶貝啊!

顧流逸略有深意的笑了笑,細細摸著虎口上的牙印,沉默不語。

商九裳把玩半晌,才小心將靈獸袋收好。

“恩……師叔,靈舟上的人怎麼樣了?”

沉默片刻,商九裳還是問了靈舟上的事。

不知道李承瑾那狗東西有冇有死,如果死了自然最好,也算惡有惡報。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