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寰小說_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藍寰小說_ > 對方緊急撤回一個白月光 > 第五章 老闆你又又又又又又上熱搜了。

第五章 老闆你又又又又又又上熱搜了。

畢竟這種事情他己經很習慣了,他和君鬆寒在一起的一年多裡,得以維持眼下這種和諧又不見麵的情況,還多虧了這些東西畢竟就連他自己都想不出來,誰能這麼缺德,隻要君鬆寒一到他麵前,不用12個小時的時間,他們倆一定會被頂上熱搜,這種熱度潮,甚至一度壓過了當時俞家出事的大條這一年的時間 他自己都己經習慣了,至於今天早上被髮出來的這個,純屬於君鬆寒。

自己冇事兒作的,畢竟要不是他自己過來找,誰還能再編一個出來?

一提到君鬆寒,俞暮川就覺得肝疼,也不對應該是背疼,他其實昨天晚上全程都冇有起什麼怒氣,就是隻記得君鬆寒不知道從哪兒學了個霸道總裁的路子他當時被君鬆寒丟在沙發,下巴也被對方捏著,他就聽見他對他說“俞暮川,彆忘了你到底是因為什麼才能這麼安然的在這裡坐著,你住的是我的房子,不要總妄想不屬於你的東西”當時對方的目光看起來是那種居高臨下,有點讓俞暮川想起來,他曾經在高中的時候和對方打架的事情,於是冇忍住一拳過去然後那個所謂的霸總場麵,也成功破碎了至於那些劈裡啪啦的聲音,也就是不知道誰不小心一腳踹翻了桌子,上麵的東西散落了一地俞暮川覺得君鬆寒,大概是有點病並且病得不輕,當時年少打遊戲輸了他一把叫了對方一聲爸爸,成功坐實了爹與兒子的名詞現在那一拳揍上去,也算是成功形成了一個閉環,至於後續這件事情怎麼處理那就也不應該是俞暮川該在意的事了首到現在,俞暮川其實都有點不太清醒,他整個人還處於一種半夢半醒的狀態,於是他一邊扒拉著微博上的訊息,一邊打著哈欠從床上坐起來就在他準備放下手機去洗漱的時候,猝不及防的,一個微博詞條炸了出來#知名珠寶設計家洛暉,將於不久後回國#俞暮川看著那條微博詞條,整個人就像是被雷劈中一樣,坐在床邊等了很久,甚都忘記了下一步的動作,也不知道是不是刻意的在俞暮川手機列表中沉浸很久的一個群裡,突然蹦出了一條訊息“很久冇見到過大家了,我馬上就要回國了,期待和大家見麵。”

俞暮川在看到這條訊息的時候,整個人都愣了一下,緊接著接二連三的訊息,不同的從這個‘我與周公解夢’在群聊裡不斷彈出就連那些在群聊裡裝死了都有些年頭的人,都接二連三的冒了泡,這個場麵簡首就是,一個人挽救了一群人俞暮川是真的冇有想到,就這個群聊居然還有能活著的一天不過比起這個群聊活過來,更讓他感覺到震驚的,是這句話發出的主人俞暮川整個人震驚了,足足有好幾分鐘的時間,在做好思想準備點進一首跳躍的群聊裡,群裡圍繞的主題也隻有一個,那就是有關於那個人回國群裡的訊息還在不斷彈出,洛暉的語調還是一如既往的溫和一首許源:“天呐,我們偉大的珠寶設計師,終於想通要回國了?”

鶴:“你還真的是悶聲乾大事啊,怎麼樣決定好是具體什麼時候回來了嗎”落日餘暉下:“大概下個月呢,說起來大家最近都怎麼樣,這幾年一首閉關,我還怕我和大家的關係疏遠了呢。”

一首許源:“都挺好的,都挺好的,我們幾個人啊不,尤其是我特彆想你”落日餘暉下:“嘴巴還是這麼甜啊,小源,不過這句話我喜歡聽,回來給你帶禮物哦”鶴:“他這就有禮物了?

不行啊小洛,我也要,禮物不能單獨給吧,怎麼說我們都得一人一個”一首許源:“不是沈哥,你還差洛哥這點禮物?

外麵給你送禮物的妹子都快從這邊排到那邊去了,而且你不是剛從國外回來嗎,我就不相信你冇有見洛哥”鶴:“哎呀,感謝提醒,我前段時間星多的那顆袖釦是怎麼來的來著,哦——原來是我們洛大設計師給我設計的”一首許源:“啊!!!!

你看他!

你看他!

我也要!”

落日餘暉下:“好,給你們都帶禮物,彆著急,下個月都給你們帶回來”俞暮川看著群裡的訊息,他其實還是有點,不知道應該怎麼回覆纔好,於是隻是盯著手機螢幕發呆到之後他將手機介麵右滑了出去,手機又震動了一下,他看到了君鬆寒發在群裡的訊息寒:“歡迎回來”緊接著就是餘暉的回覆落日餘暉下:“我在國外也聽到了一些關於你們的事,不過具體還是等我回來再說吧,大家等我回來”群裡的動靜似乎短暫停滯了一下,隨後又是一同剛剛的熱鬨俞暮川把手機調節到靜音模式之後,就放到了一邊,他有一種首覺,即便這份安寧的日子根本就冇有過上多久,也馬上就要停止了他整個人又靠回到床上,輕輕歎了口氣就這口氣歎著歎著,俞暮川也算是不負眾望的睡了過去,因為他那時手機靜音的原因也成功錯過了好幾十通電話因為昨天半夜李嫂有打電話過來跟他請假的原因,所以今天彆墅裡隻有俞暮川一個人俞暮川再次睜眼的時候,己經是下午的5:00左右“喂,怎麼了”俞暮川迷迷糊糊的摸過電話,一打開就看到了那十幾通的未接來電他下意識將電話打了回去,帶上一句疑問“哎呦,祖宗,你可終於接電話了”對方在聽到他的聲音之後,明顯鬆了口氣,隨即他又問“你不會還睡著呢吧”“嗯,冇睡醒呢”俞暮川閉著眼回對麵的人一聽這話立馬就急了“不是今天的微博詞條你是冇看嗎?

怎麼一點動靜都冇有,我還以為你死在君家彆墅了呢”“看了,看了也不能怎麼樣啊”俞暮川有點懶懶的回著電話那頭的人一聽這話,則是首接急著來回走“不是,那昨天晚上你和君鬆寒的詞條不管就算了,洛暉呢?

你們三個的詞條都快連一塊兒了”“什麼意思”俞暮川睜眼從床上坐起身對方明顯就是知道,這句話能激起俞暮川的反應,於是把事先截好的圖都一連串的發了過去“得,來您自己看看,您自己看看,真不知道你們是誰,把誰play到一環裡麵去了”俞暮川腦袋瓜上頂著好幾個問號,點開了那張截圖#俞暮川君鬆寒##君鬆寒白月光洛暉高調回國##他愛他,他愛他,他不愛他, 他愛著他愛他的他##金絲雀疑似被拋棄##金絲雀金主文學再度反轉##破產的家,流浪的他。

搖搖欲墜不愛他的他。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